顶端财经网 | 专注财经新闻传播 | BY: 顶端财经网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宏观经济 > >

宏观稳杠杆,政府转杠杆 ——从现代货币理论看债务问题(海通宏观姜超、李金柳、宋潇)(7)

时间: 2019-07-02 10:50 来源: 未知 作者: yezi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

  而即便考虑了主要的隐性债务,我国政府部门真实的债务率58.9%,与发达国家相比其实并不算高。BIS统计的政府部门债务直接引自IMF的数据,口径存在遗漏。我们根据国债、地方债以及主要的政府隐性债务测算,截至19年一季度,我国政府部门以国债和地方债加总的显性债务率为36.7%,政府隐性债务率为22.2%,因而加总的政府部门真实债务率约58.9%,这意味着,即便考虑了隐性债务的存在之后,政府部门的总债务水平与世界总体水平78.7%相比也不算高,更低于很多发达国家。因此,08年以来,经过多轮举债刺激经济之后,我国宏观杠杆率达到历史新高,其背后主要是私人部门债务高增,而政府部门债务整体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并不算高。

  4.宏观稳杠杆,政府转杠杆4.1债务问题:私人部门控杠杆

  过度举债会带来潜在的金融风险,但这背后的问题其实最主要是来源于私人部门。居民大幅举债刺激地产泡沫,企业过度举债增加未来的偿债压力和违约风险,这些问题在举债模式难以为继之后,都可能引发严重的金融甚至经济危机。因此,对于债务问题,更需重视的是私人部门债务率。例如,扣掉政府债务之后,美国2008年的私人部门债务率为170.1%,其中居民债务率高达97.8%,日本在90年代初私人部门债务率达到218%,其中居民债务率达到70%。

  而主权政府的本币债务增加,相对私人部门的债务而言不足为虑,现代货币理论认为主权政府在主权货币制度下不会破产,这也就意味着主权政府的本币债务其实不存在理论的上限。

  这意味着解决债务问题,并非要一味采取紧缩,政府部门加杠杆其实是一个可选项。当前我国私人部门的债务率偏高,而政府部门债务率即便考虑了隐性债务在内,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也仍有空间。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,政府债务率上升超过60%,甚至100%以上并不必然意味着会出问题,而从一些新兴经济体的经验来看,以往出现问题的政府债务根源在于早期发行的外债过多,而主权货币发行的国债规模空间其实可以比较大。因此,化解私人部门高杠杆率,可以通过政府部门适当增加举债来实现。

(责任编辑:Flyaway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